3 十月

为平衡一生的收入,我们被迫投资

最近在新改版的公司网站上查了一下,我自己在退休后的收入模拟情况。

如果60岁退休,收入是:公司年金+CPP $15,158.08 + OAS $9,311.04 =年金+$24,502.12;如果是65岁退休,收入是:公司年金+CPP $22,477.97 + OAS $10,406.64=年金+$32,884.61。我想,如果没有公司的年金,退休生活,仅靠政府给的CPP OAS,只够一天吃一个面包的,还是老老实实好好工作吧。

CPP的全称是Canada Pension Plan,即,加拿大社保金。

OAS的全称是,Old Age Security,老年金。

在加拿大工作,就要缴纳社会保险金CPP退休后可以领取CPP,社保金的多少,与缴纳的税款无关;即使从未工作,达到一定年龄,也可以领取OAS,属于纯粹的可以不劳而获的收入,还基本上人人有份。

如果没有企业年金,退休后的生活只有这两项收入。Sears百货倒闭之后,他们的退休职工就领不到企业年金了,只剩下了CPPOAS。从来没有受雇于任何有企业年金计划公司的人,例如,自雇人士,是没有企业年金的

网上有一张图,形象地表述了这样一个情景:退休前收入越高,退休后收入硬着陆摔得越狠。退休前1.5万年收入的人,退休后的收入是退休前的120%;退休前10万年收入的人,退休后如果没有企业年金,收入是退休前的25%。我们直观的感觉是,加拿大还不如中国呢,中国老年人现在的退休金甚至比他们上班的时候还高,中国人收入的巅峰出现在了退休以后,而加拿大老年人退休之后是邦邦硬的硬着陆啊。

 

01.投资是平衡一生收入的工具

 

很多加拿大的华人看到中国最近20-30年经济发展迅猛,人们收入和财富日益增加,非常羡慕,并抱怨加拿大经济发展太慢,机会太少。真的是机会少,还是自己没有找到呢?从存量财富上看,加拿大是高于中国的,但中国财富增量巨大,让全世界都望尘莫及

 

可是,无论当下的收入多高,一个人一辈子的收入都不可能自动平衡。45岁时的收入,能保持到75岁吗?在加拿大是不可能的事。在中国,马云这样的创业成功者也许能做到,其他人几乎都做不到。中国现在的退休人士收入比工作时候还高,但现在工作的人,再过20年之后,还会是这样吗?很难讲。从收入平衡的角度来看,中国人的焦虑更严重,而加拿大华人却有得天独厚的条件。

投资,是平衡一生收入的工具。

个人投资环境,加拿大是优于中国的,可是如果不懂得运用这里的投资工具,再优越的条件也是浪费。无论你是身处加拿大还是中国,要想平衡一生的收入,就被迫要投资,取得被动收入,替代主动收入;用个人名下的资产产生的收入,替代对雇主的依赖;自己当自己的资本家,自己做钱的主人,让钱为自己工作,而不是一生为钱工作。

 

02.     加中经济发展阶段的不同

怎么解释目前中国老年人的收入比他们自己年轻时候收入更高这个现象呢?用张维迎教授的比喻,我们来简单地回顾一下中国近年来的经济发展给人民生活带来的巨大变化。“重组老夫少妻”是张维迎教授对中国经济飞速发展,人民收入和财富大幅提高的一个形象比喻。改革开放以前规定,20岁的小伙必须迎娶80岁以上的老太为妻,20岁的姑娘必须嫁给80岁以上的老叟为妻,两对夫妻都生不出孩子。改开之后,取消了这个规定,20岁的小伙和20岁的姑娘自愿结合,生出来了孩子,“生产”力提高了。80岁的老叟与80岁的老妇自愿结合了,由于科技进步解决了高龄“生产”问题,也生出了孩子。由于中国人口众多,生产量从无到有,巨量释放生产量,发展速度雄冠全球。这则寓言道出了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快速发展的最重要原因:制度红利,科技红利,人口红利,在同一历史时期释放生产力,这在历史上以及全世界都是绝无仅有的。中国目前领退休金的老年人,正在分享这个历史上最大的红利,所以才会出现退休金是人生收入巅峰的奇异景象。

目前的情况是,制度改革已经脚踢铁板,改不动了,能改的都改了,再改,颜色就变了,所以制度红利没了。科技红利,也正在消失,能追的都追上了,由购买和抄袭带来的后发优势已经消耗殆尽,再想拥有科技优势,就得自主研发和原创了。人口红利,已经迅速丧失,计划生育政策的效果显现,现在是9亿人供养5亿人,20年后是5亿人供养9亿人,加上2008年新劳动合同法过度保护雇员,原来具有的廉价劳动力的优势,已拱手让给了其他发展中国家。

 

中国在过去一年里诞生的独角兽企业,全部是科技企业,没有房地产公司,也没有乡镇企业;加拿大在过去一年里基本上没有诞生过独角兽企业。加拿大在增量财富方面,绝对是甘拜下风,但由于产权制度的优越,存量财富依然具有强大的优势。

讨论中国的发展是让各位读者有一个对比,很好地了解加拿大的经济发展状况以及产权制度上的优势。加拿大属于典型的发达国家/developed country,而中国是发展中国家/developing country的代表。发展中国家人民的财富主要来自于增量,发达国家人民的财富主要来源于存量。在加拿大这样的发达国家,能从存量财富分一杯羹才能实现家庭财富的跃迁,靠创业致富是非常难的事

 

     03.     加拿大产权制度更优越,从存量财富中分一杯羹更容易

我们以房地产为例,比较一下两个国家产权状况和发展阶段。

中国的建筑商是股市上的蓝筹股,而加拿大没有一家建筑商是上市公司;大多伦多是房地产交易最活跃的地区,房产交易量中二手房成交的比例是2/3,新房只占1/3,而二手房是存量市场;中国房产的产权尚不完整,无法交易的小产权房还大量存在,而加拿大的房产中98%是可以进行交易的有完整私有产权的商品房;中国人的居住状况依然有很大的改进空间,没有电梯的公寓楼还大量存在,而加拿大的房产由于是私有产权,大部分房产的可居住性较高,不需要大规模改善。

 

索托教授在《资本的秘密》一书中披露,发展中国家的穷人难以翻身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资产难以转成资本,缺少了资本就无法购买更多资产或投资于生产活动,穷人总是维持在向资本出售劳动力的状态下;发达国家的产权制度完整,资产交易手续简单,从私有资产提炼资本的能力强,穷人很容易翻身。

举个例子:中国城市里的小产权房,以及宅基地的房屋,难以交易,更不能以这类房产做抵押申请到贷款;加拿大的私有产权房产占98%,随时可以交易,手续简便,交易费用也就是房价的1.5%左右,抵押给银行做加按,可以从房产中提取现金,用于其他投资。学会善用这个优越的产权制度,是加拿大华人最大的课题,而不是这山望着那山高,总想着回国发展。

加拿大的财富有76%是以房地产形式存在。要想从存量财富中分一杯羹,捷径就是利用优越的产权制度,市场化的房贷政策,进军房地产的存量市场,即,二手房市场

04.     平衡一生的收入只能依靠投资

欧文费雪给老百姓的投资写了一个定义:投资就是平衡一生的消费/ Investment is the balancing of consumption over time 。费雪的《利息理论》中,第一句话就是“收入是一系列的事件。”有收入才能有消费,因此,我把费雪的两个定义放在一起,大家看一下是不是这个意思:投资就是平衡一生的收入。

 

每个人的收入,在生命周期中分布各有不同。有人少年得志,有人平平淡淡,还有人大器晚成。中国现在正在领养老金的老人们,有一个算一个,都是大器晚成啊。如果意外长寿,其实一生的收入曲线与少年得志是一样的。而大部分人的收入状况应该属于平平淡淡,中间高,两边低,包括过20年以后才能退休的中国人。生命的前期低,有父母呵护,退休以后收入低,靠政府吗?我非常喜欢亨利福特的洞见:如果你希望得到政府的庇护,请仔细看一下现在美国印第安人的生活。

投资,是追求被动收入的冒险活动。需要有发现投资价值,并控制风险的技能。可惜这样的技能没法通过基因遗传,需要后天学习。被动收入取代主动收入的努力,必须来自于强烈的追求平衡一生收入的主观愿望。因为既要推迟满足感,把收入的结余用于冒险,可能损失积蓄,又要学习投资技能,所以没有人天生喜欢做投资。这就是我们题目里说的,为了平衡一生的收入,我们被迫投资。

 

05.     投资于安全的资产仓库,才能保值增值

 

张五常教授在他毕生心血《经济解释》中,首创了一个资产仓库理论。只有把积蓄放到安全的资产仓库,才能保值增值。《经济解释》总共有四卷,1146页,不是每个人都有耐心读的。关于资产仓库的论述分散在很多章节,结论是这样的:经过上千年的考验,安全的资产仓库有三个——知识,土地和收藏品。

今天我们说的地产投资,是指商品经济条件下的城市房地产投资,与自然经济中的土地投资有很大区别。

 转发:王红雨在加拿大